主页 > B懂生活 >由盛转衰的轨迹 >

由盛转衰的轨迹

发布时间:2020-07-25   浏览量:273   

 

由盛转衰的轨迹由盛转衰的轨迹产量攀上历史高峰,售价随之跌入谷底

1930 年(昭和 5 年)开始,台湾罐头在日本的销售价格就节节下跌,当时正是台湾凤梨罐头工厂最多的时间,因此隔年( 1931 年)台湾凤梨罐头产量攀上历史高峰时,凤梨罐头售价也随之跌入谷底。业者开始呼吁台湾凤梨罐诘同业组合要出面团结工厂,停止价格割喉战,但徒劳而返。最后是由东洋製罐系统主张的「贩买统制」(统一由会社贩售)获得支持,于 1931 年(昭和 6 年)由各工厂共同组成「台湾凤梨罐诘共同贩卖株式会社」。

由盛转衰的轨迹

这个会社从表面看,台商持股较多( 61.1 %),但这是因为台商数量众多,稀释后各台商股份并不多,真正主导的是东洋製罐,并由东洋製罐贩卖部长酒井担任营业主任。

东洋製罐系统虽然取得「共贩会社」主导权,但对原日商有极大让步,台商之中也有不满者。「共贩会社」承认原六大日商为「特例组」,维持由原来的销售网贩售,换取他们对组合的支持,但这也带来后面极大的变局。以中部为主的台商有许多人不满此结果,由员林协赞公司负责人谢元德发起「大同凤梨罐诘」,在日本的销售则由大阪的崛井商店负责,约有 10 间台商公司加入,被称为「大同派」,并与「凤罐组合」进行一连串的诉讼。

但真正让「共贩会社」受到打击的是「特例组」。因为「共贩会社」的贩售价格是要由成员一起讨论,但他们自己的贩售价格却不受此限制,因此「特例组」参与操作其价格后,可用比「共贩会社」更低的价格顺利卖出,让「共贩会社」摇摇欲坠。

共贩会社虽然失败,但总督府并未因此气馁,认为既然贩卖统制,无法进行实质的整合,就乾脆执行由东洋製罐系统所建议,将所有凤梨罐头业合併,进行生产统制。高淑媛的研究也指出, 1933 年(昭和 8 年)8 月上任的殖产局长中濑拙夫原本在 1925~1930 年担任特产课长时,就是推动「夏威夷」式的主力,此次更想以合併证明其想法的正确性。虽然「特例组」并不赞同合併的想法,但最终也只能接受,仅有大甲凤梨罐诘协会不愿加入。 1935 年(昭和 10 年)6 月,台湾合同凤梨株式会社于高雄市崛江町五ノ一正式成立。

而完全不愿妥协的是大甲凤梨罐诘商会,则与合同会社对抗,一直到 1939 年(昭和 14 年)2 月才将其厂房卖给合同会社,至此,台湾的凤梨工厂完全统一为台湾合同凤梨株式会社。

由盛转衰的轨迹农民与会社的对抗

台湾合同凤梨建立后,开始照着「夏威夷式」的想法来建构台湾凤梨工厂,以日商工厂为主,大部分的台商工厂就此停业,东洋製罐系统解决了日、台商的工厂主人,下一个面对的是供应原料的小农。

以往在众多小工厂竞争下,农民们可以待价而沽,如今只剩下一个买家,价钱自然好不起来;尤其是台中的农民,当台中凤梨栽种面积冲上全台第一时,自然让更多农民投入。但当合同会社成立,工厂一半停工,只剩下台湾合同凤梨及大甲凤梨两个买主时,迫使他们团结与合同会社抗争,并串连南部农民。

由盛转衰的轨迹

1936 年(昭和 11 年)中部凤梨发生病变,造成歉收,使得合同会社亏损,这并未让台湾合同凤梨动摇立场,与农民重新谈定价钱。这也迫使农民与其对抗,开始引进树薯转作,或是卖给大甲凤梨,甚至是地下工厂,就是不卖给会社,导致 1937 年(昭和 12 年)出现台湾合同凤梨原料不足的窘境。

对于这场农民的抗争,台湾合同凤梨的因应方式是积极合併原属于凤梨工厂的农场,于 1935 年(昭和 10 年)将 13 个农场合併为台湾凤梨拓殖株式会社,后于 1937 年(昭和 12 年) 併入台湾合同凤梨会社。

而这些农场,大半都位于南部,原是「东洋製罐」或「特例组」工厂附属的农场,换言之,台湾合同凤梨会社面对农民的抗争,并未太放在心上,而是

本文摘自《凤梨罐头的黄金年代》一书。

由盛转衰的轨迹凤梨罐头的黄金年代
    作者:王御风, 黄于津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9/02/12读册生活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