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交门户网 >小渔村变艺术村‧办创作营‧全村搞创意 >

小渔村变艺术村‧办创作营‧全村搞创意

发布时间:2020-07-04   浏览量:941   

 

小渔村变艺术村‧办创作营‧全村搞创意(雪兰莪‧瓜拉雪兰莪)一个小渔村能跟艺术扯上甚幺关係?一群跟艺术沾不上边的村民成功举办了“沙沙兰国际艺术创作营”,邀请了9个国家的31名艺术家参与,叫世人跌破了眼镜。沙沙兰村全体村民一同以行动创造奇蹟,与各国艺术家把小渔村打造成“艺术村”。这个民风淳朴的小渔村位于前往瓜拉雪兰莪途中,名不经传,一不留神就很容易与之擦肩而过。整个村子只有3000多人,70%为华裔,村民大多以捕鱼为生,一条大街两排店屋,一眼望尽。村内仅仅出了一个国际知名的画家黄美,因为他建议:“把艺术带入乡村,让所有村民意识艺术、参与艺术创作,盼望将沙沙兰打造成艺术村。”他的理念感染了乡亲父老们,一群不懂艺术的村民开启了他们征伐艺术之路。事实上,这个理想在一开始也受到众人质疑,“要在沙沙兰搞艺术?开甚幺玩笑?”这是村民们普遍的想法,毕竟这对受教育不高的村民来说绝对是不可能的任务。经过几个月的开会和沟通,在黄美和村民刘金泰的带领下,越来越多村民接受并支持这个理念,他们愿意协助黄美达成“让艺术下乡”的梦想,也乐意看到自己的家乡有朝一日成为艺术之乡。于是,全民出动一起来挑战这项不可能的任务。“傻人”搞艺术创奇蹟也是“傻傻然艺术协会”主席的黄美透露,协会的名字取为“傻傻然”,是因为大家都说他们是一班傻人在搞艺术,笑指他们真是胆大包天,并夸口说他们如果做的出来就是奇蹟。几个月后,奇蹟果然诞生,沙沙兰村内出现了几项“奇观”,叫一些不知情的村民啧啧称奇。驾车路经村口的村民把车速放慢,因为他们发现一向废置的空地突然变成了艺术乐园。村民以废物利用的方式堆砌了一座座的艺术品,这些材料包括轮胎、汽车零件、铁枝等,村民凭着自己的审美观,随意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丢弃的车包座也成了艺术品,全都漆上了色彩斑烂的颜色。住民宿融入生活有客自远方来,村民们苦苦思索如何才能让艺术家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但他们面对的其中一项问题就是“沙沙兰连酒店都没有,艺术家该住哪里?”他们考虑许久后,最终决定让艺术家住进民宿,更彻底融入在当地居民的生活中。他们为艺术家準备了10间民宿,艺术家们对于这种安排都感觉十分新鲜,而对于沙沙兰这个小渔村的村民,他们由衷认为村民们的亲切善良、乐于助人及对艺术的热忱深深地打动他们。中国画家孙伟表示,这里的景色和村民同样拥有淳朴的色彩,居民的热情和勤奋让他们有宾至如归之感。新加坡画家麦毓权透露,这里的清静和缓慢的生活节奏,加上海的味道,让他有重返年少时的回忆,他将会把这种气息放进画作里。来自沙巴的本地画家陈梅书笑指,这里的村民和他一样热情,而这次他重游旧地,只因为这是本地第一次民办最大型的艺术创作营,身为本地画家一定要鼎力支持。意大利艺术家古瑟比透露,他曾去过很多国家参与过艺术营,每一次都是全新的体验。幕后功臣皆是村民沙沙兰国际艺术创作营能顺利举行,绝对少不了幕后功臣的努力,而这群幕后功臣都是由村民组成,他们的正职是油漆工人、渔夫、老闆等,但在这一刻,大家都成了艺术工作者。为了这个艺术营,有者宁可关门不做生意,有者罢渔搞艺术,妇女忙着煮膳食,年轻男女担任协调员,没有参与的村民也在週末前来生活营观赏艺术家作画,全村人都为艺术忙得不亦乐乎,对艺术的坚持叫人动容钦佩。更教人感动的是,村民们多半一辈子没听过、说过英文,可是现在你可以看到村民和外国人自在地说着英文,这是他们搞艺术时也没想到的额外收穫。沟通不来时,村民和艺术家就使用全人类共同的语言──肢体语言。说也奇怪,艺术的魄力确实神奇,每次的沟通问题最终都能化解窘境。创作营需15万黄美坦言,筹办这个艺术创作营最困难的是经费问题,这项艺术营共耗资15万令吉,目前还在筹募着资金。幸运的是,雪州政府及瓜雪市议会都非常支持这个艺术创作营。村民最爱问的问题是“甚幺是艺术?”黄美耐心地向村民讲解艺术的种类,告诉他们甚幺是行动艺术、何谓装置艺术?村民看似似懂非懂没关係,黄美让他们自由发挥,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有艺术细胞,渐渐培养他们对艺术的热爱。小村9国国旗飘扬迎接沙沙兰国际创作营,村子里9个国家的国旗随风飘扬。今次的艺术创作营以“共鸣”为主题,并且以世界文人主义的思路来进行,邀请了9个国家和地区的31名艺术家参与,包括来自印尼、菲律宾、越南、泰国、新加坡、台湾、中国、意大利及马来西亚。沙沙兰国际艺术创作营从12月13日至12月23日为期十天,在沙沙兰中华小学举行,欢迎公众参观。期间将有绘画创作工作营、装置艺术工作营、艺术讲座会、行动艺术表演、中学及公开组绘画比赛等。所有作品将在12月21日在吉隆坡创价学会画展展出7天。欲知更多详情可浏览http://www.sasaranarts.org。一草一木当创意创作营的地点位于沙沙兰中华小学,艺术家都获分配课室各自作画。由于艺术家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教育背景及国情,因此他们的作品都迥然不同,除了作画在纸张上,学校内的一草一木也成了艺术家发挥创意的空间。校门口外,矗立着一根根烧得像煤炭的木材,它的原本面貌原是一个校友会会所,可是在几个月前因为一场火灾而烧得只剩下几根铁枝,艺术家们在走访海边时发现了它们的蹤影,觉得很可惜把它们带回来,重新赋予它们生命。草场另一边,意大利艺术家将石头堆砌成三角形,三个边角分别象徵着印度、中国及印尼,寓意大马三大民族从这三个国家来到马来西亚。来自菲律宾的艺术家沙瓦多巴狄则把在沙沙兰海边所捡回来的椰叶和椰子,装置在丢弃的木架上,顿时成了美丽的摆设品,让人体会到原来艺术品并非是要大笔钞票才能拥有。本地画家龙田诗随手拿了纸张,一手拿着滚筒就席地作画,钉子、草地、椰壳全成了他作画的材料,“我要让民众知道其实搞艺术很简单。”‧2008.12.1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