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点生活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发布时间:2020-06-29   浏览量:695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我以为她是一只河马。」「嗄!不是吗?」我在脸书贴上噜噜米布偶抱日本小女孩的照片,八百年没互动的脸友们差点暴动。「我一直以为她是!」「不然呢?」震惊的朋友里有二十世代正妹、新婚人妻主播、两个孩子的妈妈。有人受不了无知大叔我,留言帮大家解惑「她是啊~这只是女生,是慕敏的妹妹~」。

香港脸友说「她是科妮」,只有一个男性友人冷静回答「她是精灵」,但马上又被歪楼「是河马精灵」。因为太过讶异,也有人google查了回来自问自答「天呀,竟然也不是慕敏的妹妹…是女友!小时候都看什幺去了?」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我是高雄出生的六年级大叔,没看过一集完整的噜噜米,到日本埼玉县的噜噜米乐园採访才知道她不是河马。长相完全是一只河马,为什幺不是呢?我在现场受到第一波冲击。脸书贴照片本来自嘲傻大叔耍宝,没想到从小看噜噜米长大的女生朋友们,和我程度十分接近,感受到第二次余震。

中年大叔怎幺会一个人去噜噜米乐园呢?因为西武公司新型特快车「Laview」新登场,邀请驻东京的外媒体验,也参访沿线刚开幕的噜噜米乐园。

我是老记者,卡通年代属于科学小飞侠(请google),仅有的铁道经验是在桃园机场捷运公司上班一年。这次的稿子要怎幺写?

採访看到新车跟「河马」意外都很震撼。好在日本人办儿童乐园跟博物馆一样认真,主题馆详细介绍噜噜米(他们依芬兰原着叫Moomin)是怎幺来的:画家杨笙女士30年代(那时是小姐)涂鸦心中卡通角色的时候,画出一个瘦长身型乌漆嘛黑配大眼睛,看起来像鼻涕虫飘在半空中的「东西」,那就是噜噜米之前的噜噜米。从这个「东西」最清楚看出来,噜噜米不是河马而是精灵。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40年代开始噜噜米有脚,长出细长鼻子,接着才发展出耳朵配宽头大鼻加尾巴,变成大家都以为是河马,却住在芬兰森林里的「荒唐想像」。

观众的随兴认知也许搞笑,但一部卡通能吸引人总有原因,可爱角色那幺多,画河马也不一定会红。主题馆说画家是在战争的阴影下创作噜噜米,杨笙女士成长在苏联入侵芬兰时期,强大红军欺压邻居,小国芬兰打不过拼命抵抗,结果十分之一的领土被侵吞。

现实世界的灰暗让画家创造出反差的慕明谷,主角噜噜米生长在在奇幻但安全的精灵国度,那个世界里没有苏联跟绝望。不过杨笙女士显然希望小读者们,长大要有勇气跟好奇心,于是故事里的噜噜米跟朋友家人们,自由自在无所畏惧的展开一次又一次的冒险。

噜噜米乐园在东京近郊的饭能市,从池袋站搭西武线大约四、五十分钟到,门票一千五百日圆,进去后玩不同设施再个别收费。业者没有付广告费,我不会假装去乐园一天就变噜噜米名嘴,可以讲得天花乱坠,但在日本发现噜噜米的身世实在像一场奇遇。

我不懂这个远自北欧、台湾人以为是河马的精灵,怎幺会红遍日本?沿途见人就问,同团一位美国记者的看法让我大开眼界。他是海军退役来自牛仔德州,没人知道噜噜米的地方,台美两个大叔边喝咖啡边聊噜噜米;顺道说一句,我是台湾陆军装甲兵退役。

老美记者问我有没看到,入口北欧杂货店卖艺妓巧克力,「怎幺了吗?」「你不觉得芬兰巧克力取名叫艺妓很怪吗?」「好像是…」它的包装画上淡粉的樱花,很不芬兰。「他们还有卖海军上将啤酒」。「哪个上将?」他用英文说「TOGO」的时候我有点懂了。芬兰也卖啤酒纪念日本海军英雄东乡平八郎,东乡(音:TOGO)在日俄战争歼灭两只俄国舰队,沙俄北极熊被打趴在地。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芬兰人喝啤酒大概不是想歌颂日本人,而是为了边喝边嘲讽侵略的俄国人惨败。这位前美国水兵说:「芬兰跟日本一直很好,因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讲到这,我这个退役阿兵哥终于理解,为什幺今年去札幌雪祭,会看到日本自卫队动员数千兵力,帮芬兰雕出全场最壮观的赫尔辛基大教堂。表面上纪念两国邦交一百年,日芬「一家亲」的背后,是因为中间曾经有共同的敌人。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杨笙女士画的噜噜米可爱勇敢坚强,背后也是因为画家经历过俄国威胁。日本自产的可爱卡通人物已经满到出口外销,那幺大老远再进口北欧精灵,也许不知不觉中埋藏对彼此好感的回应:你的「日本」巧克力跟啤酒真动人,我们小朋友也喜欢「芬兰」噜噜米。

卡通讲半天那电车怎幺样呢?说真的,那天快搭完全程我都找不到怎幺形容,因为没看过这样的车。车头是圆的像外星生物又像蝌蚪,车身玻璃又大又方,进到车厢以后通道地面被画得一块一块像地砖,乘客席脚下踩的是毛绒绒地毯。当然很漂亮高级,日本多得是漂亮电车,不过Laview真的哪里不太一样。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坐椅子发现窗户底缘开到大腿以下,盯着看有快摔出车外的「恐怖感」,上车前站在月台看车内乘客,又觉得他们好像「全身露」,这当然都是相对普通电车的感受。到底像什幺?我在洗手间找到了解答。

它的洗手台是白色平整空间,大片镜子不像火车常有的彆扭感,黄色墙面跟坐席沙发同系列,一面镜子不够还装配摺叠镜,让你左顾右盼照到饱。到这我终于看出来他们把车当旅馆设计,特大车窗看到全身因为那像阳台落地窗,车厢铺地毯座位像沙发概念是饭店大厅,细緻的洗手台让你感觉像在旅馆房间。

大叔的震撼:什幺!噜噜米不是河马?

西武把Laview打造成一座移动的饭店。他们请得奖女建筑师跨界设计有轮子的交通工具,这家铁道公司满别出心裁,应该不会有饭店业者请车厢设计师去盖房子吧。

你如果想搭「饭店」特急列车,去东京郊区看日本跟芬兰因为遥远的战争情谊,催生一座勇敢的「河马」花园,就从西武池袋站上车吧。

上一篇: 下一篇: